中医药现代化“扬子江”探索

   ◇西药治病,中药治证

  ◇要跳出中药、西药之分,站在更高的层面,从传承和创新的角度看待中药的现代化

  ◇以临床价值为导向,坚持中医药理论体系,并结合现代科学技术,研发出既符合中医理论、作用机理又确切的中药产品,促进中药走向世界

  针对中医药发展,今年政府工作报告强调要“支持中医药事业传承创新发展”,去掉了过去常用的“鼓励中西医结合”的表述,再次重申了“传承”“创新”。

  “这充分体现了党和国家对发展中医药事业的高度重视,提振了中医药产业发展的信心。要把握天时、地利、人和的历史性机遇,切实把中医药这一祖先留给我们的宝贵财富继承好、发展好、利用好,为‘健康中国’建设多作贡献。”

  扬子江药业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总经理徐镜人向《瞭望》新闻周刊记者表示,虽是几字变化,但导向明显。“中医药回归正途、走向现代化,推动传统中医文化复兴,意味深长。”

  在徐镜人这位“老药人”眼中,中医药现代化,需要深入发掘中医药宝库中的精华,充分运用现代科技手段和成果,“只有以临床价值为导向,坚持中医药理论体系,并结合现代科学技术,三者紧密结合,研发出既符合中医理论、作用机理又确切的中药产品,才能让外国人从心存犹疑到心服口服,最终促进中药面向国人,走向世界。”   “中药能治好的,西药办不到”

   12支口服液被机器臂准确抓取,一一对应投放到白色包装膜的凹槽中,这是一个包装盒的量。以此为单元,口服液完成了从生产到包装的关键环节。在扬子江药业集团的这条自动包装流水线上,每天有250多万支口服液从这里源源不断地生产出来。

  这个车间是扬子江药业集团最繁忙的车间之一,主要生产中药明星产品——蓝芩口服液。蓝芩口服液脱方于温病千年名方——黄连解毒汤。该方主治实热火毒、三焦热盛之证,已有近1600年的应用历史,其清热泻火解毒的功效受患者推崇。

  不唯蓝芩口服液,作为纯中药的口服消炎药、由国家级名老中医闫孝诚创制而成的银马解毒颗粒则有望成为中成药市场的又一个重量级品种。还有基于40年的临床经验方,又经16年研发的为中国儿童量身定制的神曲消食口服液可以帮助孩子增强消化吸收能力……

  “目前一些疾病领域,比如呼吸道病、妇科病等,中药能治好的,西药办不到。”徐镜人举例说,针对肿瘤患者放化疗后口腔黏膜严重损伤、化学药束手无策这一现状,扬子江成功开发中药双花百合片。

  徐镜人进一步指出,在国际上,有大分子药物都不能治疗的病,中药却可对症下药。“中药倾向于病前管理和治愈,这是中国特色,是几千年传承至今的经验。不能简单地说西药治疗速度快,中药有时也不慢。”

  《瞭望》新闻周刊记者了解到,扬子江于2009年成立了中药研究院,研究探索一些可以治疗疑难杂症的产品,在研中药创新药项目10余项,涵盖心脑血管类、内分泌类、妇科、儿科以及消化系统等。

  扬子江药业集团中药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姚仲青教授说,集团研制的一些新药还有望填补相关领域的空白,具有很高的临床价值。“如治疗带状疱疹,目前尚无有效药物,我们研制的创新中药即将进入Ⅲ期临床研究,经过三年左右时间就能上市。”

  姚仲青说,老祖宗五千多年以来,通过中医药为我们带来的治病救命的医疗手段和医疗指南,以及蕴含其中的中国人的生命观、思维方式,实际上不能完全为国际所理解。

  这也意味着,中医药的现代化之路注定艰难。“正因此,我们要跳出中药、西药之分,站在更高的层面,从传承和创新的角度看待中药的现代化。”他说。  源头控制是现代化第一步

   中医药的现代化是一项系统工程,从原料、病理、毒理,再到临床试验等,环环相扣,缺一不可。其中,原料安全是基础。

  以前述蓝芩口服液为例,其组方为板蓝根、黄芩、黄柏、栀子、胖大海,其中板蓝根为君药,品质尤为关键。为从源头控制质量,扬子江打造“公司+合作社+农户”模式,在甘肃省民乐县有1万亩的板蓝根基地,与当地合作社合作。扬子江提供种子、技术等,指导农户种植,过程管理,植入自身质量控制体系。

  《瞭望》新闻周刊记者了解到,按照国家颁布的中药材GAP规范要求,扬子江已在陕甘川渝湘等省市道地药材产区建立了板蓝根、栀子、黄芪等十多个中药材规范化生产基地,种植面积约7万亩。并从药材种子资源开始实行标准化管理,涉及品种包括蓝芩口服液、胃苏颗粒、银杏叶片等配方中的多种原药材,实现了从药材源头到产品的全过程控制。

  为了寻找质量稳定的优质药源,近年来扬子江的脚步遍布全国,从种子的基因、成分到产地的土壤、天气、环境等方面,对多种药材进行了系统分析和实地调研。

  同受土壤、气候、栽培、农药残留和加工技术等多重因素影响,与一般农作物相比,中药要求更苛刻。有业内人士直言,野生中药材资源逐渐枯竭,人工种植随之普遍,与此同时滥用化肥、大施农药等行为屡见不鲜,中药材品质下降,安全缺少保障,影响了药品的后期疗效。近年来,不时出现的中医药风险事件即是明证。

  该业内人士认为,扬子江的原料控制建设最重要的意义,在于将中药的发展由任性生长导入现代化的轨道,走出了宝贵的第一步。

  在现代化中传承中医药思想

   采访中,专家表示,从本质上看,传统医学和现代医学有别,并无中西之分。“对待中医药既不要妖魔化,也不要夸大化,自卑自傲的心态都不可取。推动传统中医药跟上时代,不断向现代化演变才具有生命力。”

  比如,传统中医药以纯正中药成分自居,不积极改进中药工艺成分,不认为提取有效成分也是中医药学的延伸,不了解改进工艺会提升药效和商业价值。但从中医药现代化的角度看,中医药市场价值巨大,就连一些发达国家药企都在积极开发,中国中医药绝不能甘于落后。例如汉方药、针灸拔罐,现在已经形成了全球性的潜在大市场。

  再比如,中医是否有效,以及如何产生效果,从病理、毒理到临床试验一时还难言难解。扬子江副董事长徐浩宇告诉《瞭望》新闻周刊记者,中医药的原理确实很难彻底讲清楚,遑论以外国人听得懂的语言,但中医药健康理论基本明晰了,用健康文化理念解释和改进治疗方法是中医药现代化的一个有效途径。

  他以肿瘤、“三高”病为例解释说,按照西医的理念,患者要不断地吃药,代价很大。“其实,可以用中医药的健康手段解决,但问题是我们现在往往听西医的,不听中医的,不能遏制住自己的欲望,熬夜多致肥胖,运动少易‘三高’。”

  而且,为什么会“三高”?怎么减少肿瘤的发生?西医没有回答。但中医药有明确的处置思路:将微观层面发现的东西和宏观整体相联系,辨证施诊。“这是和西医相比最大的优势,而且是中医药现代化中最需要传承的内容。”徐浩宇最后对记者说。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