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健委第七版诊疗方案公布,中医药参与治疗方案效果明显

2020年初,我国迎来了一场特殊的考验,新型冠状病毒导致的肺炎疫情在各地接连爆发。自国家卫健委发布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第三版中提出湿邪郁肺、邪热壅肺、邪毒闭肺、内闭外脱四个中医辨证论治方案至今,已修订至第七版,中医药方也增加至10个,各地纷纷在救治工作中采取中西医结合的治疗方案,积极发挥中医药作用。根据目前多省公布的数据,中医药参与治疗率达到九成

中西医结合共同抗疫,中医药参与诊疗效果明显

此次新冠肺炎疫情中,中医药得到了广泛而及时的应用。据了解,疫情期间全国中医药系统抽调近4400名中医医务工作者奔赴湖北,并组建了多支中医医疗队分别进驻武汉市金银潭医院、雷神山医院、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接管江夏方舱医院。

由于目前新冠肺炎还没有有效药物,中医在改善症状上发挥出独特优势,中西医结合的诊疗方式在临床发挥出巨大作用。截至3月3日0时,在全国确诊病例中,中医药治疗病例达到92.58%。其中,湖北省和武汉市的参与比例分别为91.86%、89.40%。武汉市隔离点当日服用中药比例为96%。方舱医院累计服用中药人数达到99.9%。

除湖北外,北京、广东、浙江、四川、江西等地也积极运用中医药救治、防控,推动中西医协同作战。

诊疗方案已发布七版,这几味中药连续入选

在新型冠状病毒的治疗中,伴随着中医药参与救治的治愈出院病例数的不断增多,在国家卫健委组织专家修订的第三版至第七版《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中,中医治疗方案始终位列其中。近日,据最新版《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七版)》通知要求,有关医疗机构要在医疗救治工作中积极发挥中医药作用,加强中西医结合,完善中西医联合会诊制度,促进医疗救治取得良好效果。

其中推荐的中医诊疗药方达到10个:

例如在多个版本诊疗方案中持续保留的针对轻型患者出现湿热蕴肺证的推荐药方:草果10g、厚朴10g、知母10g、黄芩10g、柴胡10g、赤芍10g,连翘15g、青蓠10g(后下)、槟榔10g、苍术10g、大青叶10g、生甘草5g。

针对普通型患者出现寒湿阻肺证的推荐处方:苍术15g、陈皮10g、厚朴10g、藿香10g、草果6g、生麻黄6g、槟榔10g、羌活10g、生姜10g。

可见经过多个版本的不断试验与修正,中医药的诊疗方案仍然是切实可行并且行之有效的。在系列更新的药方中,藿香、厚朴、槟榔等药材也是频频出现,其药用价值吸引了很多人注意:

【藿香】

我国使用藿香的历史相当悠久,早在汉朝时期,藿香在《名医别录》中已入药用,东汉杨孚《异物志》中载“藿香交趾有之”。藿香叶偏于发表,藿香梗偏于和中,鲜藿香解暑之力效强,夏季以沸水冲浸代茶,可作清暑饮料。

在针对新冠肺炎时使用藿香配伍,外可透毛窍,散表邪;内能化湿浊,快脾胃。

【厚朴】

《本草纲目》记载:“其木质朴而皮厚,味辛烈而色紫赤,故有厚朴、烈、赤诸名。”具有燥湿消痰,下气除满等功效,常用于治疗湿滞伤中,脘痞吐泻,食积气滞,腹胀便秘,痰饮喘咳等症。临床常配桂枝、麻黄、杏仁等,如厚朴麻黄汤。

现代医学研究,厚朴还具有抗溃疡,降血压,抗病原微生物,抗肿瘤,抗血小板和抑制细胞内钙流动等作用。在针对新冠肺炎时使用厚朴配伍,主要起到化湿、消痰作用。

【槟榔】

被称为我国四大南药之首。古人对其的药用价值挖掘很深刻,并且应用也相对比较成熟。早在汉武帝时期,兵征南越,就有以槟榔解军中瘴疠的记载。更广为人知的一则抗疫故事,是《湘潭市志》记载的清顺治年间瘟疫抗战。当时湖广总督组织抗清,湘潭人民协助,清兵因此屠城九天,致瘟疫横行。此时一老和尚通过槟榔解毒避秽,解瘟疫之危。在清乾隆年间,湘潭大疫,百姓多患鼓胀病。县令白璟深谙医理,明药性,用槟榔治之,而后病疫失。

《本草纲目》中记载,槟榔除一切风、一切气,宣利脏腑。现代医学研究发现,槟榔还含有多种酚类、脂肪酸物质,具有抗炎,抗过敏,抗氧化等一系列作用。

回到现在,在系列新冠肺炎诊疗方案中出现的配伍槟榔,能够行水化湿,破积降气,将疫毒排出体外从而减轻症状。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中药材的组合使用不仅在此次治疗新冠肺炎发挥了重要作用,在历史上也有用于抗疫的记载。例如《温疫论》记载的药方达原饮(厚朴3g,槟榔6g,草果仁2g,知母3g,芍药3g,黄芩3g,甘草2g。),用以治疗湿热疫病初起。

七版诊疗方案的不断更新,反映了我们对新冠肺炎病毒认识的逐渐深入。未来,发挥中医在抗击疫情中的独特优势将是我们打赢这场战“疫“的关键。笔者相信“中国特色”诊疗方案将会为全球疫情防治工作带来重要的借鉴意义。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